又一家香港大家族企业启动分拆上市重组

2020-11-14 22:34

九龙仓内地投资物业估值为593亿港元。主要包括成都国际金融中心、会德丰国际广场和发展中的长沙国金中心、苏州国际金融中心,长沙和苏州的项目分别计划在2019年和2018年全面竣工。

值得注意的是,九龙仓此次只是将香港的投资物业做了分拆,内地的投资物业并未涵盖其中。对此易居智库研究中心总监严跃进认为,这是对香港和其他资产进行了风险隔离;这类出租率稳定、现金流稳定的投资物业组合上市,更像是一个房地产信托基金模式。

公告指出,此次分拆,将令九龙仓置业能以反映其业务风险及回报特质的定价,直接并独立进入股本市场及债务资本市场。

而这所有安排,可能与吴宗权明年将正式接任九龙仓主席及业务有关。任期三年的现任九龙仓主席吴天海明年5月将到任期。

这意味着,九龙仓和九龙仓置业都将成为会德丰所属平行子公司。这也是2015年会德丰主席吴光正退任、其子吴宗权接任后,集团的首次大规模重组。

免责声明:

以上信息显示,会德丰、九龙仓及九龙仓置业的业务分野还不十分清晰,仍然存在同业竞争问题,后续是否会继续分拆重组?前述香港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会德丰很有可能出手把九龙仓余下业务私有化。

自2015年李嘉诚长和系完成世纪重组之后,又一家香港大家族企业启动分拆上市重组。9月4日晚,九龙仓及其母公司会德丰联合公告,九龙仓将旗下香港投资物业分拆为九龙仓置业地产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九龙仓置业)独立上市,其不再属于九龙仓子公司,但仍为会德丰子公司。

根据最新公告,分拆后会德丰、九龙仓、九龙仓置业三方业务将更为清晰。会德丰集团(九龙仓除外)将继续主要在香港从事地产发展,以及透过会德丰地产(新加坡)有限公司(会德丰拥有76%权益的附属公司)在新加坡从事地产投资及发展;九龙仓置业连同其附属公司,将主要在香港从事策略性大型零售、写字楼及酒店物业的投资;余下九龙仓集团将主要在内地从事地产发展及投资、其它香港物业及从事非地产业务。

吴天海表示,此次分拆并不是集团希望减持股份,亦无资金压力需要集资;股东可以根据自身的需要决定增持或减持相应投资。

九龙仓由会德丰控股62%,而会德丰则由设立在汇丰银行的家族信托控股48.91%,包玉刚的女婿吴光正和女儿吴包陪容另持有公司11.89%的股份。信托和吴氏夫妇合计持有会德丰超过60%的股份,处于绝对控股地位。

市场人士分析,虽然会德丰是九龙仓的大股东,但九龙仓才是整个集团的核心业务,吴天海的主席聘期明年即满,明年吴宗权有极大机会成为九龙仓及九龙仓置业的新主席;重组是最快释放价值的方法,亦让集团的业务划分更加清晰,方便吴宗权去管理。

自2015年李嘉诚长和系完成世纪重组之后,又一家香港大家族企业启动分拆上市重组。9月4日晚,九龙仓及其母公司会德丰联合公告,九龙仓将旗下香港投资物业分拆为九龙仓置业地产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九龙仓置业)独立上市,其不再属于九龙仓子公司,但仍为会德丰子公司。

会德丰与九龙仓董事会皆认为,建议分拆符合三方股东的整体利益,有利投资者选择对有兴趣的业务作出投资;三方各自的业务在营运、财务上增加透明度,让投资者、借款人和债券投资者可以分别作出评估;此外,三方的管理职责和问责与各自的营运和财务表现的联系更直接。

2015年2月,吴光正宣布辞职,由儿子吴宗权担任会德丰的主席,同时任命在九龙仓任职多年的吴天海为九龙仓主席,任期三年。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但实际上,九龙仓除了内地外,也在香港从事开发销售型的发展物业,这跟会德丰存在同业竞争;而九龙仓置业的六大投资项目中,其中一个是酒店,又与九龙仓余下业务产生重合。

数据显示,投行给分拆前的九龙仓折让在40%左右;分拆后的九龙仓置业,投行给出折让在20%以内,余下九龙仓业务仍然维持40%左右折让。总体而言,九龙仓估值提升了。

数据显示,余下九龙仓业务包括房地产销售及内地投资物业等。公司上半年销售额下跌23%至153亿港元,收入减少19%至112亿港元。其中,受内地调控影响,九龙仓的销售额下跌27%至119.08亿港元。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对于此次分拆,吴天海表示,目前不同平台的界线已经很清楚,将来只会更清楚。

分拆后的九龙仓置业主要持有香港海港城、时代广场等物业,年收入逾130亿港元,可谓十分优质,但同为投资物业的内地多个国金中心等并未纳入其中。

香港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此次分拆,吴氏家族将其他地产资产与香港收租物业进行了风险隔离,同时为九龙仓、会德丰日后的继续重组做了铺垫。